回忆我的70年代
发布日期:2018年05月23日




我生在70年代的开始,那时中国正从禁欲、动乱、疯狂、扭曲的时代转型进入了一个解禁、颠覆、崩溃、试探、改变和复兴的时代。

我们70后,没有60后坚强但也没他们顽固。70年代的人应变能力极强,因为从小到大,我们一直都在经历种种崩溃。
接班制度的崩溃、粮本粮票崩溃、大学包分配制度的崩溃、分房子制度的崩溃、免费医疗制度的崩溃、环保的生活习惯的崩溃……
随着各种制度的崩溃,紧接着出现了个体户商贩、私营商店、出租车、广告公司等等新玩意,一时间旧体制土崩瓦解,新东西纷纷上市。
70年代的人们渴望追赶时髦,但跟风没有个性,街上流行着同一种裤子,同一种裙子,同一种眼镜,不管多大肚都敢穿脚蹬裤,现在看来,疯得不轻。
我们既是失去了方向感的一代,也是一批没有人文精神道德感和生命关怀的一代,从小杀鸡杀狗、抓知了、烧老鼠、上课活体解剖青蛙,伤害生命习以为常司空见惯,我是在成年以后才开始忏悔自己蒙昧的残忍。
70后也是没有信仰的一代,我们相信,没有什么神仙和皇帝,人定胜天,毫无忌惮地挑战所有传统,也放弃了对自然的敬畏之心。我们失去了一种精神:虔诚,也因此折损了自己的灵性。
我们一路走,一路赶上制度的崩溃,来不及哭,又看见了希望,一路走,一路接受全线瓦解,一边成长,一边看见粗暴的建设。我们坚守着父辈留下来的一些良好习惯,但依然抗拒不了拜金时代的强大洗脑洪流。
70年代是一个物质匮乏的年代,也是一个值得怀念的纯真年代。全民手工建设家园、全民垃圾分类、全民吃绿色食品。我们穿着妈妈织的毛衣长大,舌尖上的记忆都是食品的原味。食物里不含防腐剂,没有色素,更没有三聚氰胺和塑化剂。
今天的社会,物质极大丰富。但所有的食物,都值得怀疑。手表、电器坏了,找不到修理的地方;花一个月工资买的智能手机,刚用3个月,升级版就来了。纸巾代替了手绢,圆珠笔变成一次性用品,杯子、内裤、乃至相机,都是一次性的,我们几乎和所有生活物品的关系,都是一夜情。这所有的变化,都让人猝不及防,这也是不到30年的时间,人们就开始忙着怀旧的一个重要原因。
我是一个典型的流浪70后,23岁才离开哈尔滨来到深圳,在这座陌生的南方城市里,一切都靠自己,直到而立之年,才从疲于奔命的生活中沉淀下来,此时再来回顾自己的人生,发现无论是蒙昧或是纯真,都已一去不返。
深圳人卖了房子,除了衣服,什么都不拿走,因为房子里只有财产没有记忆。在我深圳的家里,几乎找不到一件记载着童年回忆的物件,当我想回头寻找那些记忆的时候,竟然两手空空。
于是我开始写怀旧的博客,起初这些博客是写给姐姐看的,她在哈尔滨每天看我的博客,一边看一边和我兴奋地讲那些小时候的事,闸门一旦被扯开了口子,好像一瞬间所有的记忆都复苏了。
我一口气写了几百篇博文,又偶遇了很多和我一样怀旧的70后、60后还有80后,大家一起感动,一块分享。我惊讶地发现,有那么多天南海北的人和我共享同样的记忆。
博客里看到最多的留言是:静茹你真幸福,好羡慕你,你妈妈真能干,你爸爸真了不起。
看到众多网友的留言才知道,原来我经历的这些,不是每个70后的孩子都曾拥有的,我平生第一次感到自己的童年是那么的富有,我想把这本书画完送给年迈的父母双亲,做为女儿感恩双亲的一份礼物,这也是我用6个月的时间,坚持把两百多幅插图完成的最大信念支撑。
画这本书的过程,既幸福又感伤,家里的每一样东西,我都清楚地记得,每个细节都画得出来,完全不需要参考图案。伏案创作的那些日子,常常画着画着就泪流满面不能自已。
直到今天,我才懂得,父母为我们建造的那个家,才是真正的家。